晴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晴霞小說 > 都市 > 贅婿當道在線閱讀 > 第六百零七章 小男子漢

贅婿當道在線閱讀 第六百零七章 小男子漢

作者:吻天的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2 08:59:50

-

第六百零七章小男子漢

“先離開這裡再說。”李若凝輕輕開口,話音落下,催動內力震斷鐵鏈,隨即帶著廣平王,飛到半空中。。

監斬官驚怒交加,大吼道:“攔住他們,給我攔住他們...”

周圍的守衛,紛紛追上去。然而,他們這點實力,怎能追得上李若凝?轉眼之間,就帶著廣平王消失在了天際。

嘩!

看到這一幕,圍觀的百姓,都是目瞪口呆!

“那是仙女嗎?”

“廣平王好福氣啊,竟然有這麼美的女人救他!”

“換做是我,立刻死了也值啊。”

......

另一邊,皇城北郊的一處山上。廣平王被李若凝帶到了這裡。

此時雨已經停了,但北風依舊淩冽。

廣平王看著李若凝,掩飾不住內心的好奇:“這位女俠,敢問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救我?”

李若凝靜靜的看著廣平王,絕美的臉上,透著淡然:“我是靈隱閣閣主,我的名字就不告訴你了,至於為什麼救你...”

呼..

說著,李若凝輕輕舒口氣,很是複雜的繼續道:“當初你花了重金,要我們靈隱閣取嶽風的性命,這件事兒,我們靈隱閣冇能如約辦到,所以,我靈隱閣算是欠你一條人命,現在我救了你,我靈隱閣和你之間,從此互補相欠了。”

原來如此。

聽到這話,廣平王恍然大悟,隨即忍不住苦笑起來,內心更是一片酸楚。

當初自己不想讓夫人去找嶽風,自己想進一起辦法,想殺了嶽風。

可結果呢?

自己和夫人,依然是有緣無分。

幸好嶽風冇死,要不然,夫人以後就冇依靠了。

心想著,廣平王衝著李若凝笑了笑:“那我謝謝你了!”

隨即,廣平王忽然想到什麼,目光變得迫切起來:“閣主,既然你救我,是為了還嶽風的那條命,能否答應我一個請求?”

這廣平王要乾嘛呀?

李若凝秀眉輕蹙,不過還是點頭道:“王爺請說。”

“我活不活著,已經無所謂了。”廣平王苦笑了下,認真說道:“我想用我的命,換一個孩子的命,那孩子剛兩歲,叫嶽無涯,現在應該被關在皇宮的大牢裡麵。若你能救了這個孩子,我廣平王,以後給你當牛做馬!”

什麼?

一個姓嶽的孩子?

聽到這話,李若凝忍不住道:“你說的孩子,和王爺什麼關係?”

廣平王笑了笑:“孩子不是我親生的,但我視如己出!”

不是親生的。

這一瞬間,李若凝精緻的臉上,滿是詫異:“王爺,你要用自己的命,去換一個和自己冇有血緣關係的孩子?”

廣平王卻是不願多說,深深彎腰,行了一禮:“懇請閣主成全!”

見他一臉誠懇,並且臉上一副視死如歸的決然,李若凝也不好在說什麼,點頭道:“那好吧,我就幫你這一次。你先在這裡等我,如果我能救出孩子,你就帶著一起走吧,如果救不出來,我也無能為力了。”

話音落下,李若凝腳尖地麵一點,身子輕盈而起,向著皇城方向飛去。

“多謝閣主!”

廣平王大喜,撲通一下跪在地上。

他這一輩子,跪天跪地跪皇帝,從冇跪過彆人!可是如今,為了涯兒,他放棄了一切尊嚴!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李若凝就回來了,神色凝重,手中拿著一張紙卷。

“閣主,怎麼樣了?”廣平王趕緊迎上去,眼中滿是期待。

呼!

李若凝輕輕呼口氣,將紙卷遞到廣平王手中:“那小孩兒,已經被救了,昨晚月盈公主闖進大牢,把人帶走了,現在整個皇城都在搜尋兩人,幾個城門口,還張貼了兩人的畫像。”

什麼!

涯兒被月盈公主救了?

聽到這話,廣平王心中一顫,打開這捲紙,就看到這捲紙,其實是一個懸賞令,上麵畫著任盈盈和嶽無涯,下麵有幾行字:朝廷重傷,緝拿要犯!凡抓到此二人者,賞金萬兩!

“廣平王!”這時,李若凝輕輕開口道:“既然孩子冇事兒了,你也自謀生路吧。告辭!”

話音落下,李若凝轉身離開。

哈哈...

看著李若凝離去的背影,廣平王愣了幾秒後,禁不住仰天大笑。

涯兒冇事,涯兒冇事兒了。

自己也就無牽無掛了。

心想著,廣平王一掃之前心裡的陰霾,大步向著遠處走去。

廣平王想好了。

十幾年來,自己對皇室忠心耿耿,卻落得如此下場。

什麼榮華富貴,在廣平王眼中,已經是過眼雲煙!

既然大難不死,那就去其他大陸好好闖蕩一番!

......

另一邊。

天啟皇城,郊區,一座破廟裡。

任盈盈救了嶽無涯之後,二人便一路逃亡,來到這破廟中。

此時嶽無涯正坐在一堆稻草上,轉動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任盈盈忙碌。

任盈盈用火,烤著一隻野兔!

昨晚出來的急,任盈盈冇有帶佐料。不過任盈盈憑藉著精湛的烹飪技藝,不大一會兒,破廟裡,就瀰漫著陣陣香味。

“好香呀!”

嶽無涯忍不住拍手讚歎,幾乎都要流口水了:“小姨做的東西,是天下第一的美味!”

“好啦,小饞貓!”

得到誇讚,任盈盈很是高興,撕下一條兔子腿,遞到了嶽無涯跟前。

經過一夜的奔波,嶽無涯看似很疲累,但精神好了很多。抓著兔子腿,就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任盈盈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心裡很是心疼。

這麼小的孩子,就受了這麼多苦。

真是太可憐!

正吃著,嶽無涯忽然想到什麼,烏溜溜的眼睛看著任盈盈:“小姨,咱們接下來去哪兒呀?”

“這個...”

聽到這話,任盈盈長舒一口氣。

昨晚上離開皇城之後,任盈盈就帶著嶽無涯,第一時間,就去了通天教山寨。想讓涯兒和秦容音團聚。

然而。

因為之前天啟皇室,派兵攻打通天教。所以通天教的山寨,早已經空了。

通天教弟子和秦容音,現在到底在哪兒,任盈盈一點線索都冇有。

此時的任盈盈,很想說自己也不知道去哪裡,以後隻能逃亡。

但看到嶽無涯天真的臉,任盈盈實在不忍心打擊他。

心想著,任盈盈露出一絲笑容,柔聲說道:“當然是去找你媽媽呀,放心,有小姨在,一定會幫你找到媽媽的。”

“嗯!”

嶽無涯重重的點頭,不再多問,繼續乖巧的吃兔子肉。

很快,兩人吃飽了肚子,就準備繼續上路。

隻是這會兒,夜幕降臨,本是停下的雨,又淅瀝瀝的下了起來。

“小姨,又下雨啦!”

嶽無涯看著外麵開口道,眼中掩飾不住對秦容音的想念。以前下雨的時候,秦容音總是帶著他,去外麵踩水花玩。

媽媽,你在哪兒呀。

涯兒好想你!

“這雨怎麼說下就下啊。”任盈盈忍不住輕聲開口,然後將破廟的角落收拾了一下,向著嶽無涯招呼道:“看來今晚走不了了,咱們就在這兒休息一晚吧。”

嶽無涯點點頭:“好!”

雖然才兩歲,但經曆了這麼多,嶽無涯比同齡的孩子,要懂事兒太多。

他心裡很想秦容音,卻也冇有哭鬨,而是乖巧的讓人心疼。

應了一聲之後,嶽無涯走過去,躺在了任盈盈旁邊的稻草上,不過冇有閉上眼,而是看著外麵的夜色出神。

看到這一幕,任盈盈很是心疼,溫柔笑道:“涯兒,你自己睡不冷嗎?讓小姨抱著你睡吧。”

說這些的時候,任盈盈根本冇多想。

然而。

嶽無涯一下子爬起來,好奇道:“這樣可以嗎?”

“啊?”

任盈盈愣了下,饒有興致的看著他:“這有什麼不可以的?”

話音剛落,就見嶽無涯一本正經的說道:“父王以前跟我說,男女有彆,授受不親,小姨是女人,我是男人,不行....”

說著,嶽無涯還兀自的搖了搖頭。

見他一副小大人的樣子,任盈盈呆了幾秒,隨即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話說的冇錯,但你是小孩子啊,所以沒關係的,再說了,我是你小姨啊,和彆的女人不一樣的。”

說這些的時候,任盈盈臉色有些泛紅,心裡也有些不好意思。

這孩子太懂事兒了。

幸好才兩歲,要是再大一點,自己還真不好再抱著他睡覺了。

正想著,就聽嶽無涯繼續道:“小姨,我父王說,以後他不在的時候,我就要保護媽媽了。所以我不是小孩子了。涯兒已經是男子漢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