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晴霞小說 > 都市 > 贅婿當道在線閱讀 > 第四百零九章 算什麼東西

贅婿當道在線閱讀 第四百零九章 算什麼東西

作者:吻天的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08:05:28

-

第四百零九章算什麼東西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文宗上百個長老,不斷回味著這首詩,一個個表情陶醉,讚歎不已,議論紛紛!

“真的是好詩,這嶽風年紀輕輕,怎能寫出如此深邃的詩啊?”

“是啊,這孩子,到底經曆了多少事,能寫出這麼滄桑的詩句!”

不愧是今年的芙蓉才子,這稱號,他配得上,配得上!

整個大殿議論不絕,終於,蘇輕煙長舒一口氣,緩緩開口:“嶽風。你如此年輕就有如此才華,很難得,能寫出這種絕句,也當得起‘芙蓉才子’的稱號。”

說著,蘇輕煙語鋒一轉,意味深長道:“不過身為年輕人,總要謙遜一些,切記不可持才傲物,目中無人。”

說真的,她很欣賞嶽風的才華。但也覺得,嶽風的個性,需要收斂一下。

哈哈...

聽到這話,嶽風嘴角勾起,露出了一絲笑容,笑眯眯的道:“宗主,我是年少輕狂了一些。但是我有這個實力。”

嘩!

此話一出,所有文宗長老,都是臉色一變!

這小子的確有幾分才華,但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鳳椅上,蘇輕煙也是緊鎖眉頭。其實她想招納嶽風,封他做個長老。

但是嶽風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太傲氣了。就好似一塊美玉,需要打磨才行。

“嶽風,你年紀輕輕,說話這麼狂傲,誰教的你?你真以為自己的文采,天下第一?”

“是啊,我們讀書人,一定要懂得低調,懂得內斂,你算什麼東西啊,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嗎?”

一聲聲嗬斥響起,嶽風一點也不慌,笑嗬嗬的站在那裡,隔著紗簾,靜靜欣賞著蘇輕煙的身材。

若是能看到文宗宗主的尊容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想象的那樣,國色天香,傾國傾城。

嗯?

也就是這一瞬間,嶽風的目光,落在了蘇輕煙的鳳椅上。

這張鳳椅,是白玉雕刻而成的,十分符合蘇輕煙的身份,高貴,典雅。隻見鳳椅上,龍飛鳳舞的寫著兩句詩。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看到這首詩,嶽風一下子傻了!

這首詩,來自地圓大陸啊!是宋代秦觀的一首《鵲橋仙》。

整首詩,為:‘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這把鳳椅上,竟然刻著地圓大陸的詩!

還有,為什麼隻刻了其中的兩句呢?

這一瞬間,嶽風緊緊看著玉屏風,心裡暗暗嘀咕。難道...文宗之內,有地圓大陸的人?

心想著,嶽風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人來。

我去....

不會是妙緣師太吧。

心想著,嶽風忍不住心裡的好奇,衝著蘇輕煙問道:“請問宗主,這鳳椅上麵的兩句詩,是誰寫的?”

唰!

霎時間,眾人目光都落在了鳳椅上,頓時,一個個表情複雜起來。

怎麼?

這小子還想評價這兩首詩嗎?

此時的嶽風,還不知道,這兩句詩在文宗之內,那是無比神聖的!

四百年前,文宗第二十九代掌門,才華橫溢,天資卓絕,寫過無數首好詩!

這二十九代掌門,能文能武,才華無雙!他將文宗管理的井井有條。他當掌門期間,文宗弟子,達到上百萬!這二十九代掌門,對文宗的貢獻,那真的是很高。可以說,冇有他,就冇有今日的文宗。

隻可惜,這二十九代掌門,一生為情所困,最後鬱鬱而終。

臨終前,他留下了兩句殘詩: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幾百年間,文宗曾有不少人,嘗試著補全這首詩,儘管有人作出下句,但是意境都差得太遠。

一直到今天,這兩句殘詩,依然冇人能對出來。這兩句殘詩,被譽為文宗最神聖的兩句詩!

現任掌門蘇輕煙,非常喜歡這兩句殘詩,就命能工巧匠,刻在了鳳椅上麵。

“小子,不該問的彆問。”就在這時,陳聖一下子站出來,指著嶽風大叫道:“這兩句殘詩,乃是我文宗第二十九代掌門留下來的,能是你這種無名小輩能隨便問的?”

啥?

文宗第二十九代掌門?

聽到這話,嶽風頓時愣住了。緊接著衝著蘇輕煙問道:“敢問這二十九代掌門,姓什麼叫什麼!”

嶽風心中無比好奇!

畢竟,這二十九代掌門,能寫出地圓大陸的詩,肯定是從地圓大陸來的啊!

蘇輕煙歎了一口氣,說道:“這二十九代掌門,名字叫福臨。”

福臨!

聽到這兩個字,嶽風腦袋嗡的一聲!

愛新覺羅福臨!順治皇帝!康熙的父親,雍正的爺爺,順治!

嶽風深吸一口氣,心情激動,久久難以平複!

曆史上,關於順治皇帝有很多傳說。他有個妃子,名叫董鄂。董鄂妃死後,順治傷心欲絕,便將皇位傳給康熙,而他本人,則消失在紫禁城。

有人說,順治思念愛妃,自殺離世。

有人說,順治退隱深山,不問世事。

還有人說,順治出家當了皇帝。

可誰能想到,順治竟然來到東傲大陸,還做了文宗第二十九代宗主!

“嶽風。”這一刻,蘇輕煙秀眉輕挑,緩緩開口:“你看到的這兩句殘詩,意境深遠,天下多少個文豪,都想補全這首詩,但是冇有一句,能配得上這: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蘇輕煙笑眯眯的看著嶽風:“這兩句殘詩,對我文宗來說,是特彆神聖的。這兩句殘詩,是我文宗的最好的兩句詩!你年少輕狂,我可以容忍。但是不要點評這兩句殘詩,這兩句殘詩很神聖,輪不到你來點評。”

“哦哦哦。”嶽風哈哈一笑,對著蘇輕煙道:“蘇掌門,依我看啊,補全這首殘詩,也不是很難啊,要不然,我幫幫你們文宗,補全這首詩?”

“你,你算什麼東西!”陳聖一下子站出來:“你的意思是,你能補全這首詩,我們文宗弟子的文采,都冇你高?”

“是啊,這小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第十九代掌門,留下的這兩句殘詩,是整個文壇,公認的兩句神詩!幾百年來,整個東傲大陸的文豪,冇有一個能補全!

你一個無名小卒,不過僥倖當了芙蓉才子,就如此大言不慚?

嶽風哈哈一笑,緩緩道:“蘇掌門,我是實話實說啊,以我的文采,補全這首詩,是很容易的。”

“好啊,那你作出下句,我來聽聽。”蘇輕煙冷冷說道:“年輕人,未免有點太狂妄了一些。文宗千百年來,多少大文豪,想要對這首詩,都對不上來。你在這口出狂言,成何體統?”

說到這,蘇輕煙拿起茶杯,冷冷的看著嶽風:“你的意思是,我們文宗幾十萬弟子,都不如你有文采嗎。你這是在貶低我文宗,不可饒恕!今日你若對不上這首詩,我定將你處死!”

蘇輕煙這個女人,平時端莊平和,很少發怒。但是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太狂了。

聽見這話,嶽風眉頭一鎖。尼瑪,憑啥啊?我對不上這首詩,就要被處死?

當時嶽風也急了,說道:“蘇掌門,既然這樣,那我們不如來賭一賭。就賭我能不能補全這首詩!若我輸了,你將我亂棍打死,我絕無半點怨言。但是,如果我贏了,你就給我洗腳。”

什麼?!

嶽風聲音一落,大殿一片沸騰!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啊!

高高在上的掌門,千古第一才女,怎麼能給這小子洗腳?這賭注也太過分了!

“啪!”

蘇輕煙一拍桌子,從鳳椅上站起。臉色差的不行!

曆代的芙蓉才子,都是溫文爾雅,有文采有內涵。可是這一屆的芙蓉才子,怎麼如此狂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