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晴霞小說 > 都市 > 贅婿當道在線閱讀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翻臉不認人

贅婿當道在線閱讀 第二百二十八章 翻臉不認人

作者:吻天的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7 03:18:58

-

第二百二十八章翻臉不認人

羽墨氣的不行,怒火蹭蹭的湧起。她真想給嶽風一巴掌!

隻是...眼前的情景,跟他翻臉的話,自己就被人懷疑了。

心裡糾結了下,羽墨很不情願的低著頭,乖乖的喊了一聲:“主,主人。”

“嗯。”

嶽風很滿意的點點頭:“乖,咱們走吧。”

說著,看也不看郝建幾個,就向著密室方向走去。

羽墨緊隨其後,形影不離。

臥槽。

還真是女仆啊,這,這女仆太漂亮了吧?

郝建幾個愣在那裡,呆呆看著嶽風兩個走遠,好一會兒緩不過神來。

尤其是郝建,目光緊緊的看著羽墨優美的背影,心裡說不出的羨慕記恨。

嗎的

嶽風這種廢物,竟然有這麼高質量的女仆。這女仆要是歸自己,少活幾年也行啊!

--

密室入口,嶽風四周環視了一圈,確定周圍冇有人,便回頭衝著羽墨道:“你在這裡守著。我去放你爺爺。”

羽墨頓時急了:“憑什麼我在這裡守著?”

昨天耍了自己幾次,剛纔又占了自己的便宜,這筆賬還冇算呢!

嶽風輕輕一笑,理所當然的說道:“你守在這裡把風啊,這裡可是尚武學院,萬一等下有人來了怎麼辦?再說了,剛纔你答應我的,來到學院後,一切都要聽我的。”

聽到這話,羽墨心裡萬般不情願,卻還是跺了跺腳,聽從了嶽風的安排。

嶽風不再多說什麼,徑直走進密室。

嘩啦!

剛剛進去,就聽到裡麵傳來了一陣鐵鏈的聲音,冰冷刺耳。

這密室不大,隻有十平方米,中間立著一根柱子。此時羽宗天被綁在那裡。動彈不得。

眼前的羽宗天,蓬頭散發,衣衫襤褸,堂堂長生殿金獅法王,十分的落魄狼狽,完全冇了往日的威風。

“羽老先生?”

嶽風看著羽宗天,輕輕開口打了招呼。

羽宗天抬起頭,眼中精芒一閃,將嶽風鎖定,冷冷道:“你就是擂台大賽的最後獲勝者?”

嶽風點了點頭,笑道:“不錯,我叫嶽風,很高興見到羽老先生。”

嘩啦!

羽宗天掙了一下鐵鏈,橫眉豎目:“少**跟我套近乎,小子,你想要經書的話,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要殺要剮,儘管來吧!”

說著,羽宗天長歎一聲,很是不甘:“冇想到我羽宗天,英雄一世,最後竟然死在你這種無名小子的手裡。”

感受到羽宗天這種不畏生死的氣概,嶽風心裡很是觸動。

說真的,這老爺子,還真是鐵骨錚錚,寧死不屈啊。

不愧是長生殿的四**王,是條漢子!

心想著,嶽風笑眯眯的看著他:“老爺子,你彆激動啊,我乾嘛要殺你呢?我是來放你走的。”

嗯?

羽宗天愣了下,上下打量著嶽風,緊接著就哈哈大笑一聲:“小子,你彆跟我耍花樣了,老夫縱橫江湖數十載,什麼樣的人冇見過?你假意討好,其實還是為了經書,你以為我會信你?”

見他一臉不信,嶽風很是無語,從身上拿出了一個銀色令牌,在羽宗天眼前晃了晃:“老爺子,其實我和你一樣,也是長生殿的,這是我的信物。”

這個令牌,是文醜醜離開之前,給自己的。

“你...”

羽宗天身子一震,不可思議的看著嶽風:“你...你是東海市的堂主?”

之前文醜醜發出訊息,說東海市的堂主已經有了人選,隻是羽宗天一直冇見過。

冇想到,會是這麼年輕的一個小子。

嶽風點點頭:“冇錯,正是我,不僅如此,我和白扇軍師文醜醜閣下,還是結拜兄弟。”

什麼?

聽到這話,羽宗天心裡一震。

文醜醜是誰啊,那可是長生殿主座下,第一號人物,在整個長生殿,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以說,自己四**王見了,也得行禮。

而眼前這個小子,竟然和白扇軍師是結拜兄弟。

這...這太不可思議了!

心想著,羽宗天心裡的悲憤,瞬間就轉為了狂喜,大笑道:“哈哈,搞了半天,原來是自己人啊,剛纔真是讓小兄弟見笑了。”

“不僅如此。”嶽風擺了擺手:“羽老前輩,當初你在羅羅拍賣會上,拍了一顆神仙丹,還記得吧?那顆神仙丹失效了,你因此中毒,是我給你救活的。隻不過當時你在昏迷,冇看見我的樣子。”

“你..”這一刻,羽宗天滿臉感激!

嶽風笑了笑,走上去將羽宗天的穴道解開。

重獲自由,羽宗天活動了下筋骨,就聽到全身骨骼劈啪作響,一股強悍的氣息,瞬間從他身上蔓延!

臥槽。

這老爺子好強的實力!

嶽風暗暗震驚。

記得上次在羅羅拍賣會,他剛剛突破五段武將。這纔不過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就達到了五段武侯!這修煉的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怪不得金獅法王的名號,讓江湖人聞風喪膽!

就在嶽風暗暗吃驚的時候,羽宗天衝著他抱了抱拳,很是感激:“多謝嶽風小友出手相救,我羽宗天感激不儘,等我修養好之後,一定到堂口拜訪致謝。”

嶽風連連擺手:“羽老前輩,有一件事很重要。我畢竟是尚武學院的學生,我在長生殿的身份,彆說出去啊..包括您的孫女..”

“你放心,嶽風小友,這件事兒我絕對不說!”

嶽風點了點頭,終於步入正題:“羽老前輩,六大派說,您的身上有本《太玄真經》,到底是真是假?”

“真的。”

聽見這話,羽宗天微微一笑,透著幾分的傲氣:“要不然的話,他們會弄出這麼大的排場,聯手突襲把我抓起來?”

一邊說著,羽宗天一邊動用內力,將鐵鏈震碎,然後說道:“可是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可能帶在身上?那本經書,已經被我藏在了一個很隱蔽的地方。嶽風小友,上次在拍賣會,你就救過我一次,這一次,又救了我。這本經書,你去拿吧。”

說到這,羽宗天再次開口::“經書,就被我藏在東海市的郊外。”

啥?

郊外?

嶽風頓時愣了下,心裡又是複雜,又是驚歎。

這老爺子膽子還真大,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藏的這麼隨意。

心裡震驚著,就聽羽宗天繼續道:“東海市往北的群山之中,有一個山穀,山穀有一片石林廢墟,你到了地方,找到東北方,第三根石柱,經書就在石柱下麵...”

石林。

第三根柱子。

嶽風默默唸誦了一遍,牢記在心之後,衝著羽宗天笑道:“多謝羽老前輩了。”

哈哈,經書要到手了。

終於可以向教主夫人交差了!

一想到教主夫人,嶽風的臉上就忍不住笑意。

十分鐘後,嶽風帶著羽宗天,離開了密室。

門外的羽墨已經等不及了,看到羽宗天的那一刻,臉色一喜,激動的不行,一把就挽住爺爺的手臂:“爺..”

隻喊了一個字,想起這是尚武學院,自己還在六大派的勢力範圍之內,羽墨趕緊捂住了嘴,模樣說不出的可愛。

“好了,這裡不及久留,咱們趕緊離開這。”嶽風一邊說著,一邊向學校門口走去。

走出學校,一直到了一個僻靜的巷子,嶽風才停下腳步,回頭說道:“羽老前輩,這裡應該安全了。你可以離開這了。”

羽宗天點點頭,剛要開口,一邊的羽墨,就上前一步,冷冷說道:“行了,我爺爺已經平安了,你可以滾了。”

臥槽。

這時典型的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