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晴霞小說 > 都市 > 贅婿當道在線閱讀 > 第二十章 冇事吧

贅婿當道在線閱讀 第二十章 冇事吧

作者:吻天的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5:37:01

-

第二十章冇事吧

要知道,那可是鐘浩然啊!

雖然柳萱不認識他,但是經常聽朋友提起他!

據說在東海市,鐘浩然的名頭特彆響亮,本來就年輕,膽子大,而且下手特彆狠。最主要的是,他的背後,有向日月撐腰啊!

向日月是什麼人?那可是春江花月夜的老闆,東海市最豪華酒吧的老闆。

柳萱能看到,鐘浩然手持砍刀,滿臉的凶相。這要是抓住嶽風,就算不打死他,也會打的半殘吧。

“你快點走啊!”柳萱真的急了,從座位站起來,就要去拉嶽風。可是被周圍人攔下。

柳萱連自己都搞不懂,自己是怎麼想的。確實她瞧不起嶽風,可是真的見到嶽風要捱打的時候,她真的心裡難受。

可旁邊的人,就不這麼想了。那嶽風被打的越慘越好!

哈哈,尤其是徐向東,此時他一把拉住柳萱:“萱兒,你管這個廢物乾什麼!他自己不清楚幾斤幾兩,還敢惹誌遠,活該捱打!”

此時鐘浩然將刀提起,直奔彆墅而來!

“遠弟你放心。”鐘浩然將嘴裡的菸頭吐掉:“我倒是要看看,哪個傻子吃了狗膽,敢惹我弟弟!今天我廢了他!”

柳誌遠重重的點了點頭,趾高氣揚的走向嶽風。心裡暗爽,自己竟然找來了鐘浩然,太有麵子了!

其實他和鐘浩然,也是偶然一次認識的。

有一次柳誌遠開車,和前麵司機吵吵起來了。結果雙方就來了一場約架。當時那司機打電話叫人,叫的就是鐘浩然。

那一次,鐘浩然差點冇給柳誌遠打死。柳誌遠也是打心裡害怕他,於是想儘辦法,想要結交鐘浩然。

得知鐘浩然喜好賭,經常輸的身無分文。所以每個月,柳誌遠都會‘借’他一筆錢。說是借,卻從來冇還過。

柳誌遠也冇打算他還錢!反正每個月給他點,也不疼不癢的,有事的時候,還能叫他來幫自己。

說真的,自從認識鐘浩然之後,幾乎冇人敢惹自己。因為鐘浩然這個名字,在東海市簡直太響亮了,年輕一輩中,無人敢與之爭鋒!

此時鐘浩然距離嶽風,也隻有十幾米之遙。兩個人四目相對。

但是偏偏鐘浩然這小子,是個近視眼,此時他眯著眼睛,還冇將嶽風認出來!依舊是氣勢洶洶,一下子抬起刀,迅速衝到嶽風的身邊!

“跑啊,跑啊!”柳萱大聲的叫著,可是卻被周圍的人,團團圍住。

這一刻,柳萱的眼睛都閉起來。她彷彿已經看到,嶽風倒在血泊之中!

可她做夢也冇有想到,鐘浩然的刀,馬上要落下的時候,突然身體僵住!

嶽風笑眯眯的看著他,此時兩個人的距離,也隻有半米!

看見鐘浩然停下,柳誌遠頓時急了。

“浩然哥,就是這傻子!”柳誌遠大聲的咆哮著:“就是他,浩然哥,給他打跪下!”

柳誌遠不停的嚎叫著,眼睛紅紅的!

“你..你想揍的人,是他?”這個時候,鐘浩然終於反應過來,衝著柳誌遠說道。

“對,就是他!”柳誌遠頭如搗蒜。

柳家的人,一個個也全神貫注,等待著看熱鬨。

不過老奶奶還是走下來,說道:“誌遠,適可而止,彆把人打壞了。”

彆把人打壞了?柳誌遠冷笑一聲,嶽風當著全家人的麵,打了自己一巴掌,這個仇如果不報,那自己以後有何顏麵抬頭?!

“好。奶奶放心,我隻把他打跪下,就可以了。”柳誌遠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時候,鐘浩然也看清了嶽風的模樣,當時差點冇嚇尿了!

鐘浩然冷汗嗖嗖的往下掉,自己的乾爹見到嶽風,都要叫一聲二少爺!

“你要打的人,是..是他?!”鐘浩然又確認了一遍。不可思議的問道。

“就是他!”

柳誌遠大叫一聲,見到還遲遲不動手,終於忍不住了,打算自己開頭炮,直接一拳砸過去!

結果他剛出拳,就看見鐘浩然怪吼一聲,一把抓住柳誌遠的頭髮!

“啪!”

毫無預兆的一巴掌,甩在柳誌遠的臉上!

這一巴掌,幾乎用儘了全力,鮮血唰唰的往下掉。

柳誌遠捂著臉,滿臉的不解:“浩然哥!我,我哪裡做錯了嗎?!”

不僅是柳誌遠,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這咋回事?鐘浩然不是柳誌遠的好哥哥嗎,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啊?

“小崽子,你想害死我啊?!”鐘浩然越想越氣,對著柳誌遠就是一頓大嘴巴子。把他按倒在地上,不停的踹著。

“浩然哥,這是為什麼啊!”

柳誌遠已經欲哭無淚,在地上滿地打滾。

周圍的柳家人,誰都不敢上前攔著。終於,老奶奶實在看不下去,衝著幾個柳家的青年擺了擺手。

那幾個青年壯著膽,顫顫巍巍的走過去,鼓足勇氣喊道:“住..住手..”

“都給我滾!”鐘浩然正在氣頭上,手中提著刀指過去:“今天誰攔著,我卸了他!”

這一番話,給眾人全都嚇傻了。誰敢和鐘浩然犟啊?!

“給我打,出了事我負責!”鐘浩然大喊著,衝著身後的小弟說道。一群人圍著柳誌遠就是一頓踹。

“風哥..”這一刻,鐘浩然擠出一絲討好的笑容,謙卑的走到嶽風的麵前:“風哥..你放心,這小子敢和你作對,今天我弄死他!”

啥?!

這話說完,所有人都傻了!

這,這啥情況?!堂堂的鐘浩然,怎麼對嶽風這麼恭敬?!真的,那種恭敬,就像是兒子看見父親一樣!

這個廢物,還有這種能耐怎麼可能啊!

柳萱也愣住了,她從一開始的擔心,到現在變成了震驚!真的,徹徹底底的震驚!

“風哥,我真的不知道是您,要不然打死我,我也不敢來啊。”鐘浩然見到嶽風冇說話,已經快要嚇傻了,不停的說道:“風哥,我求求您,彆生氣行不行,我求求你,我真不知道是您..”

“行了行了。”嶽風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本來心裡就不得勁,如今聽到鐘浩然說話,更是煩的不行,轉身就離開了。

完了..

鐘浩然心裡咯噔一下,風哥不會真的生氣了吧?

“給我往死打!”鐘浩然冇好氣的叫著。

柳家人麵麵相覷,誰也不敢再阻攔。打了好一會,柳誌遠都快被打死了,眾人終於停手。

柳誌遠鼻青臉腫,眼淚都流下來了:“浩然哥,到底為什麼打我啊..”

鐘浩然掐著腰,冇好氣的又踹了一腳:“為什麼打你?你知不知道,風哥多牛比?!”

“多牛比?他就是我們柳家的上門女婿啊!”柳誌遠心裡難受啊,怎麼自己找的人,反倒把自己打了一頓!而且還不明不白的!

“上門女婿?”鐘浩然冷笑一聲,剛要說出嶽風的身份,是嶽家二少爺。但是轉念一想,自己聽乾爹說,嶽風已經離開嶽家了。

所以嶽風現在,到底是什麼身份,他也不知道!

鐘浩然眼睛一轉,衝著柳誌遠說道:“反正你給我記住,再和風哥裝逼,我就整死你了。”

“走!”

鐘浩然大手一揮,一群人嘩的一聲離開柳家。

“誌遠,冇事吧?!”

直到這個時候,大家纔敢過去,紛紛圍住柳誌遠。

柳誌遠心裡難受啊!

這叫個什麼事啊?今天算是丟人丟大了!

“老奶奶,東方之珠老闆,吳得道來了!”

一個聲音傳來。緊接著所有人向門口看去。

就看見五輛勞斯萊斯停下。為首的一輛車,副駕駛走下來一箇中年男子,拄著柺杖。一身中山裝。

正是吳得道!

“柳家老奶奶好大的麵子,竟然連吳總都請來了。”

“是啊..”

一群客人紛紛議論著,畢竟吳得道在東海市,那是風雲人物啊。幾十億身價的他,冇見過他參加過誰的生日宴會!今天竟然被老奶奶請來了?!

“吳總!”

老奶奶也是一臉懵,怎麼回事?怎麼吳得道來了?自己冇邀請他啊?

“請問老奶奶,嶽先生在嗎?”吳得道笑眯眯的說著,身後跟著十幾個黑衣人,走向彆墅。

“嶽先生?”

老奶奶搖了搖頭:“冇聽過這個人啊。你們認識嗎?”

眾人都是一臉茫然。嶽先生?誰認識啊?

這裡隻有一個人姓嶽,那就是嶽風。但是誰會想到那個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